时间改变人。

一斤杨梅最贵卖到了400元

图片 1
图:浙江仙居梅农致富—杨梅搭上电商快车

吃过荔枝,苏东坡欣喜作诗:“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生态立县”让仙居人尝到甜头

6月18日,“2015中国·仙居杨梅推介会”在北京召开。推介会上,浙江仙居县县长林虹致辞说,被誉为“中国杨梅之乡”的浙江省仙居县已有1000多年的杨梅栽培历史,最负盛名的东魁杨梅号称“杨梅王”,比普通杨梅大两三倍,以其果大、色艳、味美享誉天下。“此前,仙居当地的杨梅合作社与涉农企业已将自家杨梅放到电商平台上进行售卖了,但政府牵头进行全国规模的推广还是首次呢!”

可是后来尝到杨梅,东坡慨然叹曰:“闽广荔枝、西凉葡萄,未若吴越杨梅。”

去年,小小的杨梅让浙江仙居农民每个人多赚了1200余元。大词人苏东坡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1000年前,他曾信誓旦旦写下“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可是在品尝过吴越杨梅之后,他又对杨梅“一吃钟情”,欣然写下“西凉葡萄,闽广荔枝,未若吴越杨梅”的词句。眼下,这让苏学士“见异思迁”的吴越杨梅,正席卷着人们的舌尖。

据了解,此次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政府与顺丰商业合作,新鲜的杨梅将通过快速的物流体系24小时从仙居直达全国,实现从产地到餐桌的无缝对接,更助梅农致富。

时间也改变了杨梅。

说到吴越杨梅,不得不提仙居。前段时间,有的地方曝出一斤杨梅卖到200元。可是仙居东魁杨梅一上市便轻松打破纪录,一斤顶级杨梅卖出了400多元的高价。仙居杨梅的这份“自信”和“实力”来自得天独厚的产地环境,而生活在这里的人也没有辜负上天赐予的这片绿水青山。他们品尝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甜头后,正努力将得到的金山银山去保护好“绿水青山”,“天人合一”的良性生态循环理念已成为一种全新的发展共识。

“我们每年都会举办‘人间仙居—杨梅节’活动,仙居杨梅的品牌影响力逐年递增,游客到仙居不仅可以游山玩水,还可以前往果园自采自品自娱,或是到农家乐、深加工杨梅企业参观和品尝杨梅饮品,杨梅的旅游和相关衍生品现已在仙居形成了独特的‘杨梅经济现象’。”林县长告诉记者,如今,除了华东地区自驾游旅客每年都会来我们仙居,华南游客、海外游客也会慕名到仙居游山玩水、寻古访幽,去年起台湾游客也以组团方式、到仙居游玩两三天,品尝农家美食、怡然摘杨梅呢!”林县长也诚邀北京游客:到浙江仙居,体验杨梅采摘之乐。

仙居的“东魁”杨梅果如其名,个儿大如乒乓,甜酸多汁,美味可口。杨梅成为仙居名产,是最近的事儿。早先,东魁是黄岩的特有品种,引种到仙居后,水土大合,迅速得到大规模种植,成为名扬四海的拳头农产品。仙居杨梅树起一个响亮的名号——仙梅。

一颗极品杨梅卖到37元

原标题:仙居杨梅新鲜进京,搭上助农“顺丰”车

每到六月,仙居所有乡镇,果农、果商、游客、快递员都为这仙梅忙碌起来,各处杨梅交易市场变魔术似的挤满了人。杨梅产业连带着把旅游带得火热,大大小小的宾馆酒店农家乐家家爆满。

今年梅农的腰包特别鼓

为仙梅操心的众生之中,就有小武。

地处台州北部的仙居县是个被群山环抱的城市。这两天,如果你走进仙居,可以看到漫山遍野熟透了的诱人红果。

六月初,接到父亲的电话,小武关掉城里的户外用品店,赶回老家的果园,投身最忙碌的杨梅季。

个头稍小,红得发黑的是荸荠种杨梅,一口可以塞下好几个,酸甜可口;比乒乓球还大,和鸡蛋差不多重的是东魁杨梅,一口最多咬下半个。

他与父亲,就像接力,他不得不接下这一棒。

从仙居城区通往山地产区,一路上随处可见梅农在兜售自家的杨梅。自从进入采摘季,“杨梅大王”郑胜华所在的西炉村人气特别高。

与他的小店生意一样,果园又是一个无心插柳的产物。

10多年前,郑胜华成立仙居仙梅实业有限公司,在他的带领下,西炉村已经成为当地四大杨梅基地之一。

多年前,仙居还是贫困县。要摘掉这顶帽子,就得想办法帮农户创收。每年开春,乡政府农技员蹲在村里盯着,要村民们栽各种果树。树苗是政府免费给的,可大家并不买账。小武的父亲老林那时是村委会主任,天天跑了东家跑西家,苦劝各家各户栽杨梅。人们想不通,我菜种得好好的,栽哪门子杨梅?再说这杨梅要技术,咱不行。老实巴交的乡亲们更大的忧虑是,咱嘴巴笨,不会做买卖,杨梅推销给谁?

“严格说,今年是杨梅的‘小年’,产量相比去年削减了近一半,但因为气候条件特别好,杨梅品质非常高,价格水涨船高,差不多翻了两倍左右。”郑胜华说。

反正说什么也不行,老林焦头烂额。他甚至出力帮人栽下树苗,可一转身人家就拔了。他是干部,要带头,自家倒是栽了一大片,杨梅为主,还有板栗、枇杷、水蜜桃。

在包装车间里,郑胜华指着一小篮子红到发黑的东魁杨梅说,这些杨梅都是经过人工精挑细选出来的,每颗都很有“来头”。

人们没想到,这杨梅闹腾出了名堂,成了真正的“致富果”。

“有幸”被选中的杨梅至少得达到这么几个标准:杨梅形状只接受饱满的圆形,大小均衡,不接受“奇异果”或者有斑点、伤痕的果实;杨梅色泽必须发黑,重量大约在45克到50克之间;采摘时间最好是在早上9点30分之前……

如今看着满山挂红的杨梅,个个都说,哎呀,全亏了老林。

有这么严苛的“选美”标准,杨梅的价格自然不便宜。郑胜华说,目前在售的东魁杨梅价格最高是一斤410元左右,而一斤的杨梅大概只有11个,换算下来,单颗杨梅差不多要37元。

小武家在陈家岙,离城十余公里。小村子群山环抱,满眼翠绿。村北一座山峰,叫做“朝阳峰”,南坡日照充足,雨天云雾缭绕,正是杨梅生长的好地方。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仙居杨梅价格都这么让人咋舌,今年市场上其他品质较好的仙居杨梅要30元左右一斤,稍差的15到20元一斤,最普通的大概每斤8到10元。

朝阳峰脚下,果林绵延。

虽然杨梅卖出了好价钱,但郑胜华说公司的利润却要比往年低,“杨梅畅销,收购价就要高,最大的受益者是梅农”。

杨梅上市,县政府搭大台子,搞盛大的杨梅节,帮助果农可劲儿吆喝,支持力度越来越大,人们尝到甜头,终于把心思放到杨梅上来。

据了解,今年仙居杨梅的投产面积超过11万亩,产量预计能达到7万吨,随着采摘进入旺季,梅农的钱包还会越来越鼓。

经过多年培育,小武家的果园已扩展至近三十亩,成了村里的杨梅大户。说起那些宝贝,精瘦的老林神采飞扬。漫步果园,那盎然生机扑面而来:枇杷已经落季,回归到休养生息阶段;板栗树挂满毛毛虫似的花儿;诱人的水蜜桃即将成熟,红扑扑挂满枝头;那些杨梅树更是气势惊人,如满树璀璨的“星星”。

不喷洒农药,引进科技驱虫

老林是个能人,早年承包过车间办过厂子。阴差阳错整出一座果园后,他还是选择了土地。

保证杨梅达到绿色有机果品标准

种杨梅需要技术,更要在土地上洒下实打实的汗水。光彩诱人的杨梅背后,是一年到头不歇气的忙碌。追肥、除草、防病、捉虫、剪枝、疏果……活儿一桩连着一桩。杨梅长在山地上,所有活儿只能靠人工完成。从清明起,一直到杨梅成熟,历时两个月,梅农趴在树上疏果,一天也歇不了。疏果得当,果实才会有理想的品相。

虽说仙居栽培杨梅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但很多人不知道如今占据绝对主力的两大杨梅品种——荸荠种和东魁并不是“原住民”。

杨梅采摘,更是辛苦无比。

荸荠种杨梅引自台州黄岩,东魁杨梅引自宁波慈溪,那为什么这两种杨梅种植到仙居后,品质反而超过了原产地?

杨梅成熟不等人。别的水果有一层果皮护着,杨梅则是果肉完全裸露,保鲜期极短,要尽量缩短中间环节,以最快速度从枝头送到消费者手上。凌晨三四点钟,梅农就上山采摘。那时天还没亮,只能拿头灯照着摘。摘杨梅要轻轻地爬树,轻轻地出手,要是乱摇乱晃,熟透的杨梅雨点般砸落,砸掉的都是一年的心血。杨梅成熟,正值梅雨季,雨没日没夜地下,有时甚至一个月不间断。

“这主要得益于仙居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仙居县林业局副局长张汝忠告诉记者,仙居群山环绕,109座高山中大部分海拔超过1000米,昼夜温差大,兼具大陆性气候和海洋性气候的优势,再加上山地土壤等因素,非常适合杨梅生长。

老林带着帮工在果园里埋头苦干,怎么把杨梅送到有缘人手里,那就要靠儿子小武了。

更为重要的是,仙居不是以工业为主的城市,空气、水源地等很大程度上保持了原生态,污染极少。

前前后后不到一个月,要把这么多杨梅卖出去,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手里有娇艳的杨梅,却找不到买主,只能干着急。刚接手那会,爷儿俩手忙脚乱,最后总有一批杨梅烂在树上。别人家也常有这种情况。轻松得意发大财的财富传奇,不过是“别人的故事”。等到自己搞自产自销,才发现生产销售两头都苦。

小武不过三十出头,可这后生沉稳不浮躁。仙居山清水秀,驴友青睐,他就开了间户外用品店。在小县城,这类店小众,但他一直坚持下来。小武做事踏实,用的不过是笨功夫。他相信,坚持才是硬道理。

同样令人佩服的还有他那不一般的“业余爱好”。

小武很小的时候,母亲离开了这个家。他缺少母爱,却有一颗火热的心,立志把温暖送给需要帮助的人。

小武并不是什么“富二代”,但当时二十出头的他干起了公益。十多年前,在仙居这个小县城,民间公益事业还少有人关注。

小武从此一直坚持。

小武像一块磁铁,把志趣相投的人吸在一起,这个群体越来越大。他创办义工协会,吸引近千名热心人。敬老助残、助学结对、便民服务、环保宣传,都有他们的身影,他们还参与过汶川抗震救灾和东西部协作扶贫。

小武卖杨梅,与开店做公益一样,踏实。他的微信里,杨梅分几个档次,多少钱一箱,明码标价,让客户明明白白,还承诺“坏果包赔”。小武说,杨梅生意基本靠的是老客户,回头客多,要积累起好口碑,一锤子买卖要不得。

小武家辟出两间房,后院建了真空包装冷库,前院是选果车间。要把近三十亩杨梅对付下来,每天要雇不少帮工。老林说,顿顿都有一桌人吃饭。

不时有邻舍来找老林这个“老关系”,要他家帮忙收下滞销的杨梅。

老林说,不帮不行啊,都是老伙计。

小武去年就有个想法,对啊,帮乡亲们推销杨梅也是做公益呀。他冒出了通过义工平台爱心义购的主意。梅农一年到头辛辛苦苦扑在土地上,要是能帮助他们把东西推介出去,让优质农产品走出大山,这是个大好事。

这样,今年他就更忙了。不停有电话打进来,都是工友们提供信息帮忙行销的事。有客户要买杨梅酒,他家没有,他就一个个打电话帮忙落实。

他说有个更大的想法,要是全县梅农都能共享这个平台……

时间仍在改变着杨梅。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