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欢迎进入插画大家的童话世界

时间:2017年08月09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金 涛

25位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得主首度合展,近300幅插画真迹登陆国图——

欢迎进入插画大家的童话世界

图片 2

1980年大奖得主赤羽末吉作品《苏和的白马》

图片 3

1982年大奖得主泽比纽·里科利齐作品《垂耳熊和朋友们》

图片 4

1988年大奖得主杜桑凯利作品《卖火柴的小女孩》

图片 5

1986年大奖得主罗伯特·英潘作品《书中花园》

  励志的丑小鸭,“梦想家威利”,灰姑娘的水晶鞋,充满草原风情的“马头琴”……不久前火爆上海的世界插画大展即将登陆北京。参展作者来自不同的国家,有的年少成名,有的大器晚成,但他们都有一颗矢志不渝的童心,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桂冠得主。“一个人永远也走不出他的童年,国际安徒生奖获奖插画作品可以帮孩子构筑最佳的审美世界。”国际安徒生奖2016年获得者曹文轩如是说。8月12日起,欢迎小朋友们来到国家图书馆,走进童话世界的大门。

  让中国小朋友看到全球顶级的插画作品

  国际安徒生奖以丹麦著名童话作家安徒生的名字命名,由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赞助、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创立于1956年。1966年,随着绘本在全球范围的蓬勃发展,增设插画家奖,“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应势而生,每两年评选一次。

  国际安徒生奖享有“小诺贝尔奖”之称。“国际安徒生插画家奖”颁发半个世纪以来,共诞生26位插画桂冠得主。因为颁发的是终身成就奖,所以得奖画家大多是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2004年荷兰插画家马克斯·维特惠思81岁获奖,是历来最高龄的得主。也有非常年轻的获奖者,比如奥地利插画家莉丝白·茨威格1990年获奖时36岁,年轻的女性插画家赢得桂冠备受瞩目。1980年的获奖者是日本的赤羽末吉,出生于1910年,作品带有浓浓的中国风。赤羽末吉曾在中国东北度过15年的青壮年时期,代表作《马头琴》展现了草原上凄美的传说。这些获奖作者中,2014年的大奖得主,来自巴西的插画家罗杰·米罗目前最年轻,不过也是“60后”了。2016年,中国作家曹文轩成为首位获得国际安徒生奖的华人作家。罗杰·米罗曾和曹文轩共同创作过绘本《羽毛》。同年的插画家奖授予了德国插画家罗特劳特·苏珊娜·贝尔纳。

  据本次展览中方负责人,中信出版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副总编辑卢俊介绍,“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获奖作者很多已是耄耋老人,其中有9位遗憾离世。这些获奖作者,有些拥有自己的美术馆,有些早已多次举办个人大型展览,但这些获奖作者却从未在“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的光环下共同举办展览。逐个联系并说服作品所有者共同参展,绝非易事。卢俊说,知名国际出版人Michael
Neugebarer受邀担任展览顾问,凭借他在儿童绘本界数十年耕耘所累积的人脉,历时多年才促成此次大师级插画作品大展,除了2016年大奖得主贝尔纳女士的作品未来得及纳入,其余25位插画家近300幅真迹全部呈现。期间也碰到了很大的困难,比如2006年得主沃尔夫·埃尔布鲁赫只愿意做个展,所以只能辗转从别的藏家处搜集到沃尔夫的两幅作品参展。

  “我是出版人,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我想把最好的艺术分享给中国家庭。这些顶级的插画家代表了一个世纪,错过了,就等于错过一个世纪的艺术之美!”卢俊说,筹办这次展览,一开始是为了工作,到现在是与有荣焉。在他看来,中国的“80后”“90后”插画家在快速成长,原创插画也在繁荣,比如熊亮、九儿等插画作者,国际影响越来越大,在这个背景下引进、展示全球最顶尖的插画作品,对于中国插画的繁荣也有积极意义。

  本次展览在国家图书馆·国家典籍博物馆第七、第八展厅展出。卢俊说,本次北京展览分早鸟票、单人票、双人票及儿童票,对儿童售票是为了营造更为良好的观展体验。因为真迹不能拍照,主办方专门设计了拍摄区域并准备了各种场景,有一个场景设计,是让观众置身于大师罗杰·米罗的画作之中,现场还有为儿童准备的涂色等多媒体体验。小朋友的优秀画作还有机会参与“小小插画家”活动与大师同展。配合此次展览,将开展几十场活动,罗杰·米罗将到场与中国的艺术家与观众现场交流。此外,有35幅作家亲笔签名的限量版画还会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BIBF)做展出。展览目前的衍生品设计有上百种,不过感兴趣的朋友只能在展览现场购买。汇聚了25位插画大家作品的《世界插画大展: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作品集》已由中信出版社出版。

  传承安徒生的童话精神,善终将战胜恶

  安徒生的真实人生舞台是19世纪,创立于1956年的“国际安徒生奖”与安徒生“本人”虽无直接关系,但传扬的则是安徒生童话的精神。

  “人生就是一个童话。我的人生也是一个童话。”安徒生曾经自述:“这个童话充满了流浪的艰辛和执着追求的曲折。我的一生居无定所,我的心灵漂泊无依,童话是我流浪一生的阿拉丁神灯!”从鞋匠和洗衣妇的儿子,到名垂青史的童话大师,安徒生自第一本童话集《讲给孩子们听的故事》始,创造出《国王的新衣》《丑小鸭》《卖火柴的小女孩》《小美人鱼》等众多家喻户晓的名作。200多年来,安徒生的童话故事在全世界的印刷量超过荷马、莎士比亚,仅次于《圣经》。

  著名的安徒生童话中文译者叶君健曾说,安徒生的作品传达着“真理会战胜虚伪,爱会压倒恨,善淹没恶,美克服丑。透过安徒生的笔,那些为真、善、美献身的角色,都转化成一首首美丽的诗,启发人们通向生命最高的境界。”

  “国际安徒生奖”的创始人是德国女记者、作家吉拉·莱普曼(1891-1970)。莱普曼生于德国斯图加特的犹太家庭,因纳粹迫害而于1936年移民英国,为BBC以及美国广播系统欧洲分部工作。1945年10月,她以美国陆军顾问身份,重返满目疮痍的德国,协助终战之后的妇女与儿童再教育计划。“战争剥夺了孩子们的童年,单仅为孩子着想的理由,这个世界就再也不应该有战争!”莱普曼认为阅读是促进国际谅解与和平的重要手段,战争中受害最深的是儿童,她希望以孩子为起点,为混乱的成人世界重建善良人性、构筑光明未来,追求不再有战争与暴力的和平世界。

图片 6

1992年得奖作品《灰姑娘》

1990年大奖得主 莉丝白·茨威格作品《海的女儿》

2000年得奖作品《大猩猩与小星星》

1992年大奖得主 科薇塔·巴可维斯卡作品《灰姑娘》

2000年得奖作品《梦想家威利》

依卜·斯邦·奥尔森作品《戏法》

2004年得奖作品《幸运的一天》

1986年大奖得主 罗伯特·英潘作品《丑小鸭》

2014年得奖作品《沼泽地的孩子们》

2000年大奖得主安东尼·布朗作品《大猩猩与小星星》

2010年得奖作品《大嗓门妈妈》

8月11日,由中信出版集团、国家图书馆、上海京采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世界插画大展——国际安徒生奖50周年展北京站在国家典籍博物馆开幕。近300幅1966年至2014年间,25位“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得主的作品与观众见面。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版管理司副司长李一昕,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前主席海飞,国际儿童读物联盟副主席张明舟,国家图书馆副馆长、国家典籍博物馆常务副馆长李虹霖等出席开幕式。

1986年得奖作品《丑小鸭》

此次展览除2016年该奖项得主、德国插画家罗特劳特·苏珊娜·贝尔纳之外,囊括了历届获奖插画家的作品,其中有不少都为中国读者所熟知。比如“梦想家威利”、“小青蛙佛洛格”、“野兽国”国王莫里斯·桑达克、谱写旅之绘本的安野光雅……即使面对熟悉的作品,原画和印刷品还是有本质的不同,最能体现绘画艺术的独特魅力。本次展览按照年代划分为五个展区。置身大师名作,浏览其中仿若走过半个世纪。设计团队根据展馆特色和空间配置,融入炫酷的科技元素和丰富的趣味互动,不论大人小孩,都可以在这场视觉盛宴中找寻到自己的艺术家园。想象力与童心是最好的馈赠,观众可以透过莉丝白·茨威格如梦似幻的笔触,重新回味《海的女儿》中小美人鱼和王子的曲折爱情;在斯凡·欧特造出的鲜活世界里,跟随勇敢顽强的小锡兵开始大冒险;还可以陶醉于罗伯特·英潘细腻写实的画风中,陪伴丑小鸭完成蜕变白天鹅之旅。

《丑小鸭》《国王的新衣》《卖火柴的小女孩》《拇指姑娘》……在不少人脑海中,童年最美的场景莫过于每晚入睡前,听父母念上一段生动有趣的安徒生童话故事。但是一般读者不了解的是,从上世纪至今,世界各地很多顶级插画家都在致力为童话故事绘制插画,并且由国际儿童读物联盟向他们颁发以“安徒生”命名的国际公认儿童文学插画家的最高荣誉。奖项成立已有51年,截至2014年,共有25位插画家获奖。本周,这些传世经典将齐聚京城。带来这场饕餮盛宴的展览负责人卢俊感慨,见到真迹才能感受到真正的震撼,从完成工作到感觉赋予了使命感,“这样的作品需要带到中国给孩子、给艺术工作者分享”。

展览中观众可以看到用《丑小鸭》插画做成的巨幅海报,“可以说,每幅画都是插画师童话般美好心灵的独白。我们选择《丑小鸭》作为整个展览的主题海报,也希望每个孩子都可以变作那只美丽的白天鹅,是一种美好的祝福。”中信出版集团副总编辑卢俊谈到。在家长们越来越注重亲子互动和幼儿教育的当下,和各类美术展览相比,插画艺术展的确为观众提供了难得的艺术选择和审美体验。中国美协少儿美术艺委会副主任龙念南在采访中科普了插画的起源,他说:“插画艺术起源于宗教传播,为了更好地让大众,特别是目不识丁的百姓信奉教义,用图式呈现是特别易行的方式。”即便如此,插画仍然是相对小众的门类。“相信当大家看到现场作品的真迹时,不但对插画的偏见有所改观,而且会大为震惊。我同时也是被感动的家长之一,我发自内心地想分享给每个家庭。”

关于大师 故事能从画中透出光辉

据悉,国际安徒生奖诞生于1956年,由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赞助、国际儿童读物联盟创立。这一大奖与德籍犹太裔女记者、作家吉拉·莱普曼密不可分。她于二战后重返德国,协助实施妇女与儿童再教育计划。她认为阅读是促进国际谅解与和平的重要手段,而战争中受害最大的是儿童。从搜集世界各国出版的最佳童书、举办展览开始,她最终创设了国际儿童读物联盟。国际安徒生奖每两年评比一次,根据候选人对童书的贡献作整体考量。2016年,曹文轩成为首位获奖的中国作家。1966年,随着绘本在全球范围的蓬勃发展,国际安徒生奖增设了插画家奖。回顾其50余年的历程,当属前捷克斯洛伐克和德国最出人才,各有四届桂冠得主。由于其终身成就奖的性质,画家们捧得荣誉大多在五六十岁,不过也有例外,1974年该奖项得主、伊朗插画家法尔希德·马斯哈里当时年仅31岁,在历届获奖者中最为年轻。

这场艺术盛宴由中信出版集团引入中国,本周五将于国家图书馆中的国家典籍博物馆拉开序幕,展览负责者人卢俊百忙中接受了北京晨报记者的采访。

卢俊介绍道,这些顶尖插画家除了2014年的大奖得主、来自巴西的插画家罗杰·米罗是最年轻的“60后”,其余均已步入古稀之年,更有不少是耄耋老人,其中有9位已遗憾离世。他们之中,有些拥有自己的美术馆,有些早已多次举办个人大型展览,却从未共同举办展览。“我们说错过了这个展就等于错过了半个世纪,其实并不夸张。半个世纪甚至更长时间,艺术家的真迹或散落于世界顶级博物馆、美术馆,或归于私人收藏、遗留子女手中。所幸,知名国际出版人Michael
Neugebarer受邀担任展览顾问,他踏遍半个地球,历时多年才促成此次大师作品的聚焦。”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展览时,激动得热泪盈眶。这些插画大师在尺幅有限的情况下,绘制得精致至极,让我感受到了画家内心充沛的情感。”卢俊感慨道,目睹所有的获奖者的真迹后,他定义了此次展览的主题“用艺术赞美人生”,他说,每位画家的故事都可以从他的画中渗透出一些光辉点。令卢俊印象深刻的是,策展时,他曾邀请《丑小鸭》作品的插画家罗伯特·英潘担任首发嘉宾,年过八旬的插画家告诉卢俊,他太太得了癌症,俩人青梅竹马,虽然他很想来中国,但他希望把时间留给太太。“你会发现,只有如此纯净的心灵才能有这样的创作,他的人生就是和青梅竹马的人生活一辈子。”卢俊百感交集地说,虽然罗伯特·英潘没能来,但真的为之感动。

关于展览 从工作到赋予使命感

国内插画展的市场还不成熟,用户观展的习惯和体验也没有养成。卢俊坦言,起初他只是想把好的艺术介绍到中国,可没想到在工作过程中,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责任重大。“顶级”这两个字在描述展览时,他强调了好几次。卢俊说,目前,全球再没可能做出比这个等级更高的插画展,更重要的是,身为人父的他认为,把优秀的文化带给国内的观众,这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发自内心地想把好东西分享就是我们的目的,我希望国内的孩子、艺术工作者等所有观众能看到真正的原作,通过观展也许能让中国家庭的审美得到提升,这就足矣。”

“真是迫不及待地想带你去看这个展览。”卢俊翻动着手中的画集兴奋地介绍道,为迎合小朋友的观展角度,他们在布展时,采用双层挂画的形式,画作的高度使小孩子抬头可见,大人又不用弯腰观看。为满足参观者的拍照欲望,展区里做了多个巨幅场景的拍摄区,“有史以来第一次争取到国家典籍博物馆的大台阶,我们印上《丑小鸭》这幅画,也寓意着每个小朋友就算今天是丑小鸭,以后一定会变成美丽的天鹅。”同时,展馆还融入炫酷的科技与丰富趣味互动,可涂色的画作、自由创作的空间、获奖大师的亲临现场、与艺术家共同临摹……让不论大人小孩,都可以在此找寻到自己的艺术潜能。而令卢俊欣慰的是,罕见举办收费展览的国家图书馆也首次打破传统的展览形式进行合作。

关于插画 戴镣铐跳舞的高超艺术

从事多年出版工作的卢俊对图书插画有着自己的看法:不少人认为插画领域,特别是童书插画领域,相对于油画、版画、水彩等正规艺术门类,是非常偏的小众画系,而实际上,插画家在全球艺术范围领域和艺术价值里面,是严重被低估的。他认真地说,“对每个家庭里的孩子来说,他们看到的第一个图书绘本,或是第一个童话里的插画都是打开他们认识世界最早的窗口,心灵上最早的启蒙,所以可想儿童插画的重要意义。”他说,就想象力的水平而言,童书插画家的艺术水平、洞察力是相当之高的,因为他们是戴着镣铐跳舞的高超艺术。“一就是为小朋友创作,尺度没有那么大,某些形态就不能出现,像人体艺术;二就是童书插画的尺幅一般比较小,要在有限的框框里充分表现画作的含义,这些艺术家的创作能力让我叹为观止。”

而对于国内插画,在卢俊看来,在这个与时间赛跑的时代,大部分出版商在文字完成后等不及插画创作,索性找一下相符的艺术作品来做插画,而有些甚至与图书主题无关。“不是我们的插画艺术水平低了,是出版的节奏快了,难度也低了。”卢俊称,据他了解,其实全国“80后”、“90后”的插画师们正在不断涌现,而且水平很高。“像这次同样参加北京站首发的熊亮就被安徒生插画奖提名了两次,还有一些国内插画家得到了国际儿童读物联盟的官方认证,中国插画师在国际的影响越来越大。”他认为,艺术随着经济发展得越来越快,国内插画家的水准在逐步提高,这些年来,中国本土原创插画也在日渐繁荣,如今,国内已有不少知名的插画奖项,激励并肯定着插画师的贡献。

■背景

在童书领域,美国的“凯迪克大奖”、德国的“绘本大奖”、意大利的“博洛尼亚插画奖”都称得上是含金量极高的奖项,但说到全球范围的至高荣誉,则非国际安徒生奖莫属,享有“小诺贝尔奖”之称。起初该奖项只设有文学奖,在1966年,随着绘本在全球范围的蓬勃发展,增设插画家奖。每两年,由来自世界各地儿童文学专家所组成的国际评审团,以其终生成就对童书投入的贡献做整体评量,选出得奖者,可以说是儿童文学界唯一真正全球性的奖项。截至2014年,25位来自世界各国的顶级插画家获此殊荣。

这场首次汇集25位获奖大师的作品展于今年4月率先登陆上海,北京晨报记者得知,自开幕以来,每天参观者络绎不绝,火爆时门口还经常排起长龙。在众多的网络留言中,记者看到有的家长说,孩子很喜欢插画家马克斯·维尔修思创造的“小青蛙弗洛格”和安东尼·布朗创造的“大猩猩威利”,展览就像一个充满奇思妙想的童话城堡。还有家长称,带孩子前来观展,是为他们的人生着上一层审美的底色。插画非常富有想象力,能滋养孩子的心灵,得到对艺术的启发。同时,记者了解到,该展在“格瓦拉”上评价为8.7分之高,总参观量超过十万人。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