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为孔孟桑梓之邦,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在思想学术方面就显示出辉煌成就。艺术方面,由于周公封鲁,享八佾,得演自黄帝、尧、舜、禹、汤、武王的《六佾舞》,韶乐也因孔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而久负盛名,更有齐国韩娥“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著名歌唱。同时期,初仕齐为祭酒后任兰陵的荀子,其所著《成相篇》因与后世说唱文学作品文体颇为相近,近代多有将其视为说唱艺术鼻祖的研究者。秦汉以来,山东民间艺术发展更加兴盛。从著名的嘉祥武梁祠及全省30余县市出土的汉画像石中,可以见到古代“歌舞百戏”、“杂技百戏”盛行的情况。山东最早见诸记载的说唱艺术演出,是唐代产生并普遍流行的说唱形式——俗讲。山东说唱艺人最早见诸记载的是北宋时期以“说诨话”闻名于世的张山人。至明代,山东说书艺术已广为流行。张岱《岱志》中记有:“东岳庙灵光殿,棂星门至端礼门,阔数十亩,货郎扇客,杂错期间,交易者多女人稚子,其余空地,斗鸡蹴鞠,走解说书,相扑台四五,戏台四五,数千人如蜂蚁,各占一方,锣鼓讴歌相距甚远,各不相溷也。”这是明中叶山东中部泰山庙会的情景。可见民间说书在当时岱庙诸杂耍中已占有一定位置。到了清代,山东民间说唱艺术在明代说唱艺术基础上,演变出许多新的艺术形态,进入前所未有的兴盛时期。鼓儿词、山东大鼓、俚曲、岭儿调、八角鼓、小曲子、胶东大鼓、东路大鼓、山东落子等说唱艺术形式纷纷发展成熟。民国初年,以清末王小玉以来女演员演唱的山东大鼓影响最大,梨花调一枝独秀风靡济南。黑白妞以下,上半截、下半截、盖山东、响三省、白菜心、傅大抓髻,谢、李、孙、赵“四大玉”,乃至专唱《红楼》的杜大桂,鼓界皇后鹿巧玲等新秀相继统领济南书坛。在这20年左右时间里,济宁和济南一样,也是山东大鼓的天下,由济南、济宁去邻省河南演唱的李大玉、杜婉君、董连芝、傅金华、徐翠兰、徐凤云等名家,又使梨花大鼓独领风骚于开封,并相继传入商丘、洛阳、汉口、徐州、南京、上海以及东北三省和京津等大城市,进入了空前的兴盛时期。与此同时,东路大鼓、唱扬琴、山东快书、山东花鼓纷纷兴起。在山东地方曲种迅速发展、说唱艺术演出场所大量扩充的同时,外地民间说唱艺术形式陆续传入山东,西河大鼓、河南坠子、相声等外来曲种均落户兴盛于山东,改变了过去以山东大鼓为主的格局,形成了本省曲种与外来曲种激烈竞争、相互推动、交相辉映的新局面,使得山东说唱艺术品种更加丰富,更加绚丽多彩,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鼎盛时期。抗日战争中,在滨海、鲁中南、胶东、渤海等战区以及冀鲁豫边区的文艺工作者,以说唱艺术为武器宣传抗战,与根据地军民同呼吸、共命运,紧密配合战争与根据地建设需要,充分发挥说唱艺术轻便易行、机动灵活的优势,起到了活跃战地生活鼓舞士气的作用,成为山东说唱艺术发展史上光辉的一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经济复苏,文化艺术出现勃勃生机,山东说唱艺术引起各级政府和文联的重视,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时期。

柳子戏又称“弦子戏”,是流行在山东的古老剧种之一,也是目前尚在流行的中国戏曲古老声腔之一。它是从元、明以来的弦索系统衍变下来的,演唱用俗曲编成的剧目为主。

由郭学东担任主编的《中国民间文学大系·说唱·山东卷》,是由山东省的一批对民间说唱研究情有独钟的有识之士,在1956年至2015年间山东民间老艺人口述记录与视频录像资料中,经过甄选、整理、编纂而成。全卷118万字,共收录了7个曲种、19位代表性的民间说唱家76段个性迥异、风格多样的说唱脚本。所选作品不乏代表性与艺术性。

山东说唱艺术向有“书山曲海”之称。所谓“曲海”是指其音乐丰富多彩,曲种中音乐曲种占了绝大比重。山东说唱艺术音乐大体可分为三类:一是曲牌类,也称小曲类、俗曲类、杂曲类等。包括山东琴书、山东八角鼓、岭儿调、平调、四平调、临清琴曲、临清时调、端鼓腔、俚曲等曲种。曲牌类曲种的主要特点是联缀各种民间俗曲、小调演唱故事,旋律性强,曲牌丰富,曲词依照曲牌填作,较成熟的曲种在曲牌联缀上已形成了一定规律。二是板腔类,此类曲种伴奏乐器中以书鼓、三弦为主,唱词为七字句、十字句鼓词,所以也称鼓曲类。板腔类曲种音乐一般发展得较为成熟,其基本唱腔也是源于各地流行的民歌小曲,经过艺人长期演唱衍化而成。包括山东大鼓(梨花大鼓)、东路大鼓、胶东大鼓、山东花鼓、三弦平调、谷山调、南城调等曲种。板腔类曲种的音乐结构,一般由“慢板”、“中板”、“快板”组成,另外,还有少量的曲牌和花腔,旋律结构都为上下句体。三是诵说类,此类曲种包括山东渔鼓、山东落子、鼓儿词等。诵说类曲种的突出特点是演出无弦索伴奏,一般由演员自操鼓、板、渔鼓、钹等打击乐器击节演唱。

它的曲调是由当时中原民间流行的俗曲小令(如“黄莺儿”、“山坡羊”、“打枣杆”等等)所组成。后来又吸收了高腔、青阳、乱弹、昆曲、罗罗、皮黄等剧种的唱腔、表演与剧目。它和大弦子戏、罗子戏、卷戏等,同出一源,都以三弦作主奏乐器,笙笛辅之。由于它吸纳了通俗的七字句说唱曲调一柳子,便以“柳子戏”命名。

从汇编的内容看,本卷的编纂严格遵循“优中选优、代表性、全面性、原生性”的原则,根据影响力的大小,排列出了顺序。编者不仅在每种说唱形式前,对其形成发展历程、代表艺术家、代表作品及其表演风格、说唱特色等做了言简意赅的文字介绍;还尽可能地为其中部分民间说唱艺人,配上了真人演唱的视频。这种做法使研究者、查阅者不仅对入选的唱段、演唱者有所了解,也对这一说唱形式的其他艺人、其他唱段以及发展概况等有一个整体性的认知。

所谓“书山”,是指上演曲书目浩如烟海。因时代久远,明以前的曲目大多已湮没,只留下零星的文字或题目,数量不得而知。而仅就清末以来一直流传至今的曲目,据上世纪50年代末山东省民间说唱艺术艺人登记时统计:共有中长篇书300余部,短篇书及小曲曲目1500多段。传统曲目中的长篇书及篇幅较长的中篇书多按提纲说唱,难以全部记录。数十年来经有关单位组织挖掘,截至20世纪80年代末,山东省艺术研究院已汇集到篇幅在百万字以上的说唱艺术口述抄本《东汉》《十把穿金扇》等两部;《刘公案》《白蛇传》《武松传》等中篇书抄本165部;《王二姐摔镜架》《黑驴段》《武松赶会》等短篇书以及各类小曲曲词925段。加上济南、青岛、济宁、滨州、菏泽等地所存部分曲书目抄本,字数约在5000万字以上。

历史上曾有“东柳、西梆、南昆、北弋”之说,其中的“东柳”即指山东柳子戏。可见,它在徽调兴起之前,就已形成且具有相当势力了。柳子戏活劲地域甚广,跨山东、河南、江苏、河北、安徽交界处约30多个县的面积。

从曲艺音乐结构的角度来看,本次收录的唱段中,曲牌类唱段收录了山东琴书14段、莺歌柳书42段、端鼓腔4段,共计60段,占这次全部收录作品总数的78.9%。板腔类唱段收录了山东大鼓9段、东路大鼓3部、西河大鼓2部,共计14段,占这次全部收录作品总数的18%。另外本次编纂,还收录了诵说类唱段鼓儿词2部。这些精彩唱段,基本上勾勒出了山东民间说唱艺术的全貌:“粗犷豪放和质朴率直的气质、深沉、悲怆的基调、幽默风趣特征、擅长表现社会、家庭伦理的纠葛”。而其中对曲牌、板腔以及谱例的记载更是为山东传统音乐研究、山东民间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提供了重要的研究文本。

山东说唱艺术曲书目大约有以下几类:一是文人创作曲目,这类曲目的特点是文辞雅致,词句规整,作者主观性强,有较深的思想内涵;二是传统中长篇曲目,这是山东说唱艺术演出的主体,尤其是在农村。特点是多为趟口说唱,故事情节曲折,演出时间长;三是短篇书,即段子。一般为数十句到一二百句的曲目,全都是实口实词。这部分曲目文辞规整,结构完整,富于生活情趣,适于演唱。

柳子戏主要由三部分组成,即俗曲、柳子,高腔、乱弹、青阳、昆曲和皮黄诸腔。现已挖掘出的传统剧目近200出,其中以俗曲演唱的剧目占半数以上,其代表剧目有《白兔记》、《金锁记》、《孙安动本》、《抱妆盒》、《玩会跳船》等。这些戏具有“音似弋腔,而尾音不用人和,以弦索和之,其声悠然以长”的特色,“柳子调”也是民间流行的曲调,用它演唱的剧目也为数不少。它是由七字句或十字句组成的上下句式,唱词更为通俗易懂,朴实无华,有浓郁的地方特色。

从文本书目的角度看,本次编纂收录了长篇17部,占总数的22%,中篇22部,占总数的29%,短篇37段,占总数的49%。从此次入选书目的文本题材看题材较为广泛,有的改编自古典名著和传统戏曲剧本,也有的改编自神话传说,这为了解我国民间传说的演变历程提供了文本依据。

山东传统说唱艺术作品中大多有着深厚的思想内涵,如《岳飞传》《杨家将》中的爱国、《武松传》中的豪侠等。同时,因时代和艺人们的局限性,也有荤口、荒诞、愚忠、愚孝甚至是无知等糟粕,需要去芜存菁。

现存的“柳子”剧目有《打登州》、《打时辰》、《憨郎观灯》等。除去用俗曲和“柳子”演唱的剧目,柳子戏还吸收了高腔、青阳、乱弹、罗罗—娃娃、昆曲、皮黄的一部分剧目和唱腔,曲调有越调、平调、下调、二八调四种。有人曾用“九腔十八调’。七十二咳咳”来形容柳子戏腔调的丰富多采和曲折委婉,确不过分。它所用曲牌共有300种之多,常用的二三十种,如“黄莺儿”、“娃娃”(有20多种唱法),“风入松”、“混江龙”、“驻马听”、“步步娇”、“锁南枝”、“驻云飞”、“大青阳”、“佳枝香”等。伴奏乐器为三弦、笙、笛,打击乐器有单皮、大锣、钹、手锣等。可见,柳子戏的形成与发展,是容纳了明清以来盛行的各种古老声腔,经过充分吸收融化而成的一个丰富多采,独具风格的古老剧种。

而源于文人、艺人们对生活经历的总结与凝练的唱段,大都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在真实地展现了老百姓的日常生活状态的同时,拉家常般的唱词中也蕴含着朴素而又深远的思想内涵。说唱艺术的“高台教化”属性又赋予了它“说书唱戏劝人方”的功能,如:表现民妇思夫的山东大鼓《王二姐摔镜架》,倡导大家敬老爱幼、家庭成员互敬互爱的山东琴书《三上寿》《空馆记》《三打四劝》等,它们使得广大劳动人民在欣赏艺人的表演过程中逐渐汲取知识、了解历史、明白伦理道德、熟悉人情世故。另,所选书目内容中大量“针线笸箩”细节的描写,自然包括了对故事发生地点、时间、人物的婚礼、葬礼、生子等民俗仪式的记录。这些针对民俗仪式细节的描写,也贴合了山东省作为孔孟之乡“尊礼重教”的民习民风,具有重要的社会学、民俗学研究价值。

山东说唱艺术曲目是一座资源丰富的艺术宝库,具有艺术上借鉴研究等多种价值,更是民俗学、社会学、方言学不可多得的研究标本,无愧“书山曲海”之誉,值得深入挖掘继承。此次《中国民间文学大系·说唱·山东卷》的编纂,将在前人的基础上查漏补缺,把山东历史上创造并以各种形式传承或保留至今的优秀民间说唱作品,系统地发掘整理出来,为中国的民间说唱艺术留下更多的宝贵资料,以供后人了解和研究。本卷的编纂严格遵循“优中选优、代表性、全面性、原生性”的原则,将山东的民间说唱艺术进行了分类排列,从各曲种中选出最重要、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再从代表性作品中,选出最优秀的民间艺人的演出本进行辑录。

山东柳子戏职业班社甚众,流传甚远。值得重视的是柳子戏和曲阜孔府的戏剧活动关系比较密切。春丁、秋丁祭祀时,柳子戏科班曾在孔林演出过《大桑园》等剧目。

本次入选的76段民间说唱文学脚本的内容,客观、全面地展现了山东民间说唱艺术的美学特色。首先,鲜明的适应性。整个选入作品的语言风格充分体现了民间说唱“一方水土一方民,还是乡曲最赢人”的美学特征。此次入选的山东琴书南、北、东三路的代表曲目充分展示了三派各自的特点;而三派的区别主要在于方言环境的影响,而方言演出恰是为适应所在地欣赏者之喜好。其次,生动的愉悦性。富有愉悦性是民间说唱文学的天性,而这种天性取决于其广大听众的审美情趣。其三,适宜的实践性。说唱文学是民间艺人“撂地”演唱的脚本,所以对民间艺人必须具备适宜其演唱的实用价值,即艺人们说的“活要好使”。例如这次入选的山东大鼓《王二姐摔镜架》,开口即是:“王二姐绣楼泪汪汪,悲悲切切想张郎。张二哥南京去赶考,一去六年没有还乡。”几句话,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原因全部介绍清楚。

本卷的编纂内容涵盖了山东全部民间说唱艺术门类,如散文体:山东快书、山东评词等;韵文体:小曲子、山东八角鼓、平调、岭儿调、四平调、山东柳琴、临清时调、临清琴曲、枣木杠子乱弹、山东清音、俚曲、宣卷等;韵散相间体:山东大鼓、山东琴书、胶东大鼓、东路大鼓、鼓儿词、莺歌柳书、山东落子、山东渔鼓、山东花鼓、三弦平调、谷山调
、南城调等;以及外来有重大影响的曲种:西河大鼓、坠子书、相声等。所选作品兼顾了代表性和艺术性,这次编纂是对山东民间说唱艺术的一次全面总结与梳理,从整体上反映了山东民间说唱艺术的全貌,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孔府的几个乐舞生都能粉墨登场,称为孔家班。七十六代孙“衍圣公”孔令贻酷爱柳子戏,并曾亲自扮演过《斩李钦》中的院公、了环等角色。山东的曲艺品种繁多,据不完全统计,也有几十种,如:擂琴、鲁西北弦歌、鲁南五大调、渔鼓坠、聊城花鼓、胶东大鼓、莺歌柳书、莱阳弹词、济宁串蚊、俚曲、临清琴曲、临清时调、南城调、单弦、河南坠予、苍山花鼓、杂巴调、西河大鼓、老四平调、东路大鼓、小鼓、山东落子、山东渔鼓、山东柳琴、山东八角鼓、山东琴书、山东评书、山东快书、止东大鼓、三弦平调等等。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