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妈妈,被查出是肺癌晚期,在得知自己活着的日子所剩无几的情况下,她做出了一个大胆而又离奇的决定:捐献自己的眼角膜,给一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盲人,帮她重见光明。可是,她的这一善举遭到了家人的一致反对:父亲、长兄、姐姐当然还包括丈夫一家人。起初,她以为家人反对她这么做是不想让自己不幸的身体再遭一劫,可是后来,她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他们反对她完全基于一种私心迷信说,一个死去的女子抠掉了双眼,对活着的人是不吉利的。

图片 1

图片 2

女儿在记者的陪同下找到了父亲,说她咨询过医生,捐献眼角膜只是在死者眼球上划开一条口子,而不是抠掉眼球,可是父亲仍不为之所动。伤心不已的她在父亲的脚跟前长跪不起,苦苦哀求,但最终也没能打动父亲。

3月9日凌晨4时,弥留之际的王春侠隔着氧气面罩,和儿子程楠用眼神交流,当儿子向她确认最后的心愿还是捐献眼角膜时,她慢慢地点了点头。

小林写给5名器官捐献受助者的信。

亲情,在这里显得多么的残忍、陌生。

4小时后,王春侠告别了这个世界。在其他亲人的见证下,程楠代替母亲填写了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表。12时30分,西安市眼库专家宋飞宇在铜川市殡仪馆完成了眼角膜摘取。

南国早报记者赵劲松实习生韦巍文/图

与这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这样一幅画面:

王春侠是铜川市第一例成功捐献器官者。

7月22日,五个色彩斑斓的信封静静地躺在医生武桢的办公桌上。打开信封,淡淡的墨香飘逸而出。写信人是刚大学毕业的小林,他和五名收信人素不相识,但又可以说是血浓于水的亲人。

记者问她:你为什么执意要捐献出自己的眼角膜呢?既然家人都不同意,还是不要捐了吧。

直到生命的最后

两个月前,妈妈芳芝因病不幸去世,小林一家含泪捐献出妈妈的肾脏、肝脏、眼角膜等器官,五名陌生人因此重获新生。这封信,是他写给重生者的祝愿和鼓励,又夹带着一点“私心”:“好好活着,多带我妈妈看看这个世界……”

她哭着说:不,我一定要捐,因为我只有这么一点东西可以留给我的儿子了。

亲友才得知她患癌

妈妈走了

留给你的儿子?记者不解地看着她。其时,她两岁的儿子靠在她的怀里,咿咿呀呀地叫着妈妈,一点也不知道妈妈不久就要离开他,到另一个世界去。那个世界没有阳光,更没有他甜甜的笑脸。

57岁的王春侠一直很坚强乐观,几乎没有向外人透露过自己的病情,有些人甚至是在她病逝当天才得知的消息。

儿子忍痛作出决定

是,我死了,可是我的眼角膜却可以在另一个人身上活着,这样我就可以看着我的儿子一天天长大,儿子看见那个女人,也就像看见我一样了。她说着,眼睛因为憧憬闪现出一缕光芒。

从得知患癌到去世的两年时间内,王春侠在众多的亲友、同学面前都非常坚强,没有人知道她在西安接受化疗一年。

51岁的芳芝,生前是贵港市一名农村妇女。朴实、勤劳的她,辛苦地拉扯两个儿子长大成人,但因长期操劳患上高血压,发病严重时只能躺在床上。家人曾多次送她到医院治疗,但病情一直反复。

身边的人听了,一时都懵住了。

“2018年12月底,我们同学的孩子结婚打电话找她帮忙,她捂着肚子说是胃疼,那时候我们都不知道她病得那么严重,而她那天依然一脸微笑……”3月11日上午,追悼会结束后,王春侠生前好友们围坐在一起回忆着,“当初怎么就没有人发现她生病的事情?”

“她一直觉得生病是对家人的拖累,怕治疗会花钱,病情往往能拖则拖。”小林说,和很多父母一样,妈妈不希望给家庭带来负担,在治疗上不太积极,即便患病仍坚持外出打工,赚钱补贴家用。

接着,她又说出了一个更为自私的念头:她死后,丈夫一定会再娶,万一后母待儿子不好,她的在天之灵可以在冥冥之中帮助自己的儿子。

“她平时还参加水兵舞表演、在社区参加公益活动,从来没听她说起过自己生病的事情。”肖萍是王春侠的外甥女,和王春侠关系非常好,平日里互动也多,肖萍说:“她永远都是最热心、最乐于助人的那一个。只要别人需要帮助,再累她都会伸出援手,她把所有的美好都留在我们身边了。”

4月底的一天晚上,小林的爸爸外出干活回家,看到家里没有亮灯,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果然,他发现妻子晕倒在厨房里,菜板上还有未切完的蔬菜,便急忙把她送往县城的医院。

哦,原来,这就是她执意要捐出眼角膜的原因!同样是私心,一个是为自己,怕死者的晦气对自身不祥;一个是为孩子,怕他受到欺负怕他活得不开心。

王春侠的好友郜秀玲说,大家天天在微信上聊天,10天前王春侠还给大家报喜孙子出生了。她去世前,还发微信安慰一位失去至亲的朋友。郜秀玲说,朋友们都以为王春侠到兰州照顾儿媳坐月子去了。

经检查,芳芝被诊断为高血压导致脑出血,而且出血量很大,医生说“连手术的机会都没有”。经过昼夜抢救,她只能依靠呼吸机和药物维持生命体征,大脑功能几乎丧失殆尽。

我还能说什么呢?面对母爱,这一人世间最伟大的情感,此刻,胸中纵有千言万语,也只能无语凝咽。

留下眼角膜

眼见救治无效,悲痛的小林兄弟俩向医院提出,为妈妈申请进行脑死亡判定。随后,脑死亡诊断书显示,他们的妈妈已符合脑死亡标准。

佛说,人生有八苦,爱别离是其一。是的,跟自己最爱的人分离是何其惨痛的一件事,更何况是跟自己嗷嗷待哺的孩子。

让更多的人重见光明

2015年,小林一个很要好的高中同学因车祸去世,同学的家人主动捐献了器官,这件事对他影响很大。大学期间,小林经常看到捐献器官救人重生的新闻报道,得知母亲已经脑死亡,而且病情不可逆之后,他想到了器官捐献。

灾难可以摧垮人的肉体,但是泯灭不了母爱的光辉。这个世界上,爱的绝唱永远都是始于母亲,终于母亲。
共2页12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程楠是王春侠的儿子,在兰州工作,母亲患病期间,他几乎一直陪在身边。他说,母亲生前,不止一次向他和父亲提起过想要无偿捐献眼角膜等器官的想法,希望可以更多地回报社会。“她是一位普通下岗工人,因为不懂得人体器官捐献的程序,所以也一直没有能进行。如今,她的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程楠说。

小林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亲和哥哥,没想到两人都很支持,他们一起忍痛表达了捐献器官的意愿,并主动联系当地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希望妈妈的生命能以另一种形式延续。

王春侠生前用儿子给她购买的油画棒,临摹了一幅梵高的传世名作《阿斯利康的小路》。程楠在翻阅母亲遗物时,发现了这幅临摹的作品,“画面色彩都是以辉煌的金色为主,非常热烈。这幅画也是她对生命的渴望吧,我会永远珍藏起来。”

移植成功

“她不在了,她的眼角膜能够帮到那些有需要的人,能够让更多人重见光明,也算是帮她再看看这个世界,这其实是她生命的延续。”说到这里时,程楠脸上没有哀伤,仿佛母亲的笑仍在眼前。

五名患者重获新生

程楠介绍说,3月9日凌晨,他守在母亲病床前和母亲最后做了一次交流。“妈妈,你最后的愿望还是把眼角膜留下,让它帮助更多的人?”隔着氧气面罩,意识清醒的王春侠望着儿子,慢慢地点点头。

经过专业人员判断,芳芝的肝脏、左右肾脏和两只眼角膜都符合医学捐献标准。贵港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按照器官捐献程序,立即上报自治区红十字会及器官捐献伦理委员会等部门,同时将信息上传到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

“妈妈,我支持你,这是好事。我想宝宝会知道,奶奶把眼角膜留在这个世界,为更多的人带来光明的希望,这是奶奶爱着我们的方式,她在某个角落关注着我们的小家庭,护佑着我们。”程楠说。

按照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匹配的结果,芳芝捐献的五个器官和组织,分别与登记在册的五名等待移植的患者匹配成功。他们中,三人来自北京,两人来自广东。

王春侠捐献眼角膜的事情,丈夫也非常支持,“这是他母亲的一个愿望,也是子女的一份希望,起码知道妈妈的眼睛还在这个世界上看着我们,也将激励我们好好生活。”

5月初的一天凌晨4时,广西中医药大学附属瑞康医院人体器官获取组织协调员武桢等人赶到贵港。在医院里,武桢与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医务人员一起,为芳芝举行了庄重的告别仪式。

成功摘除角膜后,省红十字会为捐献者家属颁发了捐献荣誉证书和3000元人道抚慰金,家属当场将3000元人道抚慰金捐赠给王益区红十字会,希望这笔钱用于公益事业,帮助更多的人。

经过手术,芳芝的肝脏、左右肾脏和两只眼角膜,分别在五名患者身上移植成功。

捐献眼角膜不影响捐献者的仪容

来自国家卫健委的数据显示,我国每年大约有30万人在生死边缘排队等候器官移植,但只有一万余人能通过器官移植获得新生,等待者和器官捐献者的比例为30∶1。

对于王春侠捐出眼角膜的行为,其同学和亲友得知后表示很“震撼”。

不仅如此,死神留给病人们的时间并不多。肾衰竭患者尚可通过血液透析的方式多等一段时间,但肝衰竭患者在疾病严重时最多只能等两周,即使是病情稳定的肝衰竭患者,最多只能等三个月。

“我当时强烈反对。”肖萍说,“捐献眼角膜是要摘除整个眼球吗?这不行,千万不行。”一开始听到王春侠要无偿捐献眼角膜,她极力反对。但程楠抱着病床上的母亲所说的一番话,让肖萍很受触动。她通过查询资料、咨询医生得知,眼角膜捐献并不会影响仪容,更不是摘除眼球,只是采取双眼的角膜。眼角膜采取手术可以在家里、病房或太平间内进行,不需要特殊安排,整个手术过程只需20分钟。

“这次两名受助的尿毒症患者,一个等了两年多,一个等了三年多,才等到合适的供体。”武桢说,未等到移植器官前,患者做透析可以保命,有些人隔一天就要透析一次,一做就是四小时,这种频率能把病人“扎疯”。另外,由于无法保障日常工作,他们的生活也被全部打乱,“只有经历过才知道,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是多么幸福的事”。因此,对这个群体来说,换肾是最好的选择,很多人都过着“天天盼望幸运之神降临在自己身上”的生活,但有的人直到去世都没等到。

3月11日,王春侠遗体告别式结束后,肖萍的角色转换成了“科普人士”,挨个向和她曾经一样谈“捐”色变的亲友解释和科普。“刚才我们几个同学都说,我们以后都要向她学习,把能留下的都留下。”

寄出信件愿受助者珍惜生活

铜川市委文明办调研员许君民表示,自2013年6月份第一例器官及遗体捐献志愿者登记以来,铜川市现在已有30位志愿者注册登记。王春侠是第30位志愿者,也是第一位成功捐献者。她用自己的无私大爱,诠释了人道、博爱、奉献精神,她的生命在用另一种方式延续,也是爱的延续。

武桢告诉南国早报记者,移植手术完成后,小林多次向他打听器官受助者的康复情况,“非常关心他们的病情”。前两天,他突然收到一个来自贵港的包裹,打开一看,里面是五封信,写信人正是小林,收信人则是那五名患者。

铜川市人民医院眼科主任关小东说,这种行为让人尊重和佩服。角膜是一个全透明的光学结构,共有5层,有屈光度,对每一个人都很重要,全国每年有400万例患者因角膜病致残致盲,而每年实施角膜手术的还不到1万例。角膜层很珍贵,不可替代,角膜有5层,有些人只需要某一个层面,有些人只需要其中的一小块,就能得到救治,一个人的角膜最少可以救助两人,最多可以让6~8个人复明。
华商报记者 袁小锋 实习记者 田怡心

由于捐受双方需遵守“双盲”原则(指双方信息都要作保密处理),转达这些信件的任务就落在了武桢身上。

获得小林的同意后,记者阅读了信件的内容。这些信都是手写的,散发着淡淡的墨香,内容相差不大。

在信里,小林抒发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悲痛,“我们都非常爱妈妈,可是想给她一个拥抱的机会都没有了”,也表达了对受助患者的祝愿和鼓励,“希望你能恢复健康,能够珍惜平淡但幸福的生活”。文末,他还夹带了一点“私心”:“多带我妈妈去看看这个大千世界,帮我完成我已经无法完成的梦想。”

“失去母亲我觉得很不幸,但如果能帮到别人,我觉得很欣慰。”小林说,经历了母亲患病和离世之痛后,他更加理解那些等待供体的患者的期待,希望他们不要失去信心,努力战胜病魔。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