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楚王打獵时丢掉了一把弓,手下到处去寻找。

楚弓楚得

楚王说:“不用找了,‘楚人失弓,楚人得之’,何必寻找呢?”

出 处

孔子听了这事,说:“楚王心胸不大,他应该说:‘人失弓,人得之。’何必非要楚人捡到不可呢?”

楚弓楚得的故事应流传于春秋战国时期,现存最早的文献记载见于《公孙龙子·迹府》。后在《孔子世家·好生》中提到:“楚人失弓,楚人得之,又何求焉?”
它说的是,楚王带着“繁弱之弓”和“忘归之矢”到云梦泽打猎,却把弓给丢了。随从说要去找回来,楚王却说,“止。楚王遗弓,楚人得之,又何求乎?”。

老子听到这事,说:“连人也应去掉了,‘失弓,得之’,对于全宇宙而言,弓不失也不得。”

用 法 主谓式;作分句;含褒义,比喻利未外溢

一般人以自身利益作考量,孔子以全天下人的利益为利益,老子以全宇宙的观点看待事物。

示 例 如今恰恰的不曾动身,这个东西送上门来,~,岂有再容它已来复去的理?

我们都是囚犯,有的关在有窗的牢房里,有的关在无窗的牢房里。

英 文 one loses a thing which people at his side pick up

图片 1

原文

楚王出游,亡弓,左右请求之。王曰:“止,楚王失弓,楚人得之,又和求之?”孔子闻之曰:“惜乎其不大也,不曰人遗弓,人得之而已,何必楚也!”

《选自孔子家语.好生》

原典

楚弓楚得的故事应流传于春秋战国时期,现存最早的文献记载见于《公孙龙子·迹府》,该书提到楚国的一位君主带着“繁弱之弓”和“忘归之矢”到云梦泽打猎,却把弓遗失了,他的侍臣都要去找,楚王却阻止了他们,说道:“楚人遗弓,楚人得之,又何求乎?”这则故事想表达出楚王胸襟广大,但后来演变成为成语“楚弓楚得”。

故事虽提及楚王,但并未说明是哪一位楚王,《吕氏春秋·孟春纪·贵公》甚至连楚王都未提及,只说是一个楚国人,刘向在《说苑·至公》一书中说楚王指楚共王,后来的《艺文类聚》“卷六十·军器部”中又说弓是“乌号之弓”。

在清朝的《儿女英雄传》中,该故事被概括为“楚弓楚得”。

后世评价

对楚弓楚得的故事,后来儒家、道家、佛家都有评价,立场往往是批评其具有局限性。儒家评论说不应拘泥于楚国,道家评论说不应拘泥于人,佛家评论说对弓、人、楚等概念都应超脱。

根据《公孙龙子》和《孔子家语》的记载,孔子听到了楚弓楚得的故事后,觉得楚王心胸仍不够宽广,没有尽到仁义,说道“人遗弓,人得之,何必楚也”,
他认为应该超越楚国的局限,失弓的是人,得弓的也是人,楚国人与否无关紧要。由此观之,楚王的国家观比孔子的天下观比较为狭窄。而孔子把“楚人”和“人”的概念作了区分,这一点后来被公孙龙用来佐证自己的白马非马说。

《吕氏春秋·贵公》中进一步加上了道家的评论,称当老子听到楚弓楚得的故事以及孔子的评价后,说道“去其人而可矣”,表示连“人”也不必拘泥,只说“失之,得之”即可。这则评价很可能是《吕氏春秋》的附会之作,反映了道家的立场,即主张人与万物都是一样的,是自然的平等产物。

根据各派对楚弓楚得的不同立场,有人评价说楚王是民主主义者(楚王没有说“楚王失弓”,而是说“楚人失弓”,没有区分王和民),孔子是世界主义者,而老子则是宇宙主义者。

明朝的莲池大师在《竹窗随笔》中评价说:“楚王的楚弓楚得乃是沧海之胸襟,孔子的人弓人得乃是天地之度量,虽然孔子的境界高于楚王,但仍‘不能忘情于弓’,弓乃身外之物,本来就无所谓失,也无所谓得。但看到这一点仍然不够,因为这样仍然是‘不能忘情于我’,而连自我都不可得,又如何去求所谓弓、人、楚呢?”
莲池大师的评价体现了佛家四大皆空的境界。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