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阵子,爷爷奶奶被熟人忽悠买了上万元的灵芝孢子粉,因此跟叔叔发生一些不愉快。这是继上次奶奶买了七千块钱的养生锅后,家里发生的第二次大规模争吵。

随着外卖类应用的不断涌现,送餐与食材杂货配送等服务层出不穷,食品科技与电子商务正在重新定义人们的饮食方式。《2017中国外卖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外卖市场规模达到204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在线订餐用户规模达3亿人,同比增长18%,其中大部分人群位于大中城市,并以年轻人居多。也就是说,数以亿计的青年正在城市里享受着足不出户、手不下厨的饮食生活方式。无可厚非,外卖在一定程度上确实给我们带来了更加经济实惠、更加便捷的饮食选择。但当这种饮食方式成为主流,我们不禁要思考“食”对于我们生活的意义。一方面,把吃饭简单分解为“选-订-取-吃-扔”,看成解决饥饿问题、维持身体正常运转的手段,这样的“食”无异于完成一项任务,吃什么不是重点,怎么吃更不用说。另一方面,通过周末在跑步机上恶补五公里取得安慰,却在餐后不亦乐乎地吃着炸鸡寻求快感,也等同于擦着昂贵的精华面霜却熬夜到两三点,年轻人们都在乐此不疲地“佛系养生”着。源远流长的中国饮食文化,就这样浓缩成手机里几个外卖APP;只是为了行使健康过程而非达健康目的的日常健身,就这样超越健康的内容本身?对于在大城市工作与生活的年轻人来说,只看到时间成本是最大的成本,却忽略了身体“开销”是每日最大的开销。当《一人食》呈现出细品菜肴的孤独饮食美学,《舌尖上的中国》从日常的吃饭与烹饪中探究出营养学、饮食文化、地域文化和传统民俗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意识到,科技与服务带来的“饮食革命”,不该以牺牲健康和对待食物的纯粹之心为代价。美国极简主义美食家马克?比特曼在其著作《食物事大》中指出,饮食是通过“简便易得的食材、轻松简单不繁琐的烹饪步骤、尽量减少对食物本身口感的破坏”,达到“Less
is
More”的状态。这是他所创造的“极简主义”饮食方式,包含饮食观念与烹饪方式的和谐与健康。与此同时,如何以更容易便捷的方式,享受更健康的美食,获得更多的自由和时间,做更重要的事情,则是这个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无暇顾及厨房的时代的新命题。由国内高端厨电企业方太在AWE2018中国家电及消费电子博览会上展出的方太蒸微一体机Z2M7,似乎给这个时代命题做了独属于方太的解答。(图示:方太蒸微一体机Z2M7)将古代天人合一的智慧运用在厨电上,是方太蒸微一体机Z2M7得以使“蒸、微、蒸+微”三种烹饪功能跨界融合、和谐共存的妙诀;通过蒸的方式把新鲜食材本身的味道从农田搬到餐桌,让身体受那些源自田间山林湖水边的自然之物所滋养,才显露出健康生活的本真。集传统电蒸箱、微波炉之所长的方太蒸微一体机Z2M7,微蒸速热食物不发干,蒸微速烹保证健康,这在厨电界烹饪方式上是一大创举。内置的62道智能菜谱,使其成为年青一代厨房神器,既能满足年轻人短时间内快速做出菜饭,又能让烹饪新手轻松烹出大师级别的菜肴,让家常菜做出不寻常的口感,使饮食习惯慢慢得到改善。通过26L的宽裕空间设计、易清洁的侧支架压型设计、更贴心的蒸盘限位设计、自动除垢提示等,方太蒸微一体机正使用新技术和科学方法升级您的每一次烹饪体验。更高的烹饪效率、更好的烹饪体验,与更健康的烹饪方式相结合,方太探索出智能厨电与可持续性健康饮食之间的“合作方式”。如果说新一轮的健康饮食思潮是对“‘饮食革命”的思考,那么重新定义健康饮食的方太蒸微一体机Z2M7则在进一步促进人们的饮食健康趋势。它不仅增进了人们对健康饮食的共识,也在烹饪方式、饮食方式、生活方式等方面平衡与协调,为年轻用户群体创造了一种更便捷、舒适、高品质的厨房生活方式。

我是外卖的重度用户,周六日一般点外卖,百度外卖、饿了么以及自家的美团外卖都用过;爸妈一直催我自己做饭吃,但我就是懒不想做,而女友周末还得练琴、跳舞、健身;我想互联网已经改变了我们太多生活习惯,那几千年传统的厨房会被改变吗?我觉得是大概率事件,首先看下几千年来厨房存在的必要性:
1.省钱–确实比下馆子便宜的多
2.干净–假如去便宜的路边摊又不放心卫生问题
3.家庭气氛的渠道–一方做菜、另一方洗菜或者洗碗增加生活乐趣,或者有客人、亲戚过来大家庭吃饭有气氛

妹妹偷偷告诉我,爷爷奶奶每个月都要在养生品上花一大笔钱,报纸上、电视上、传单上,凡是说吃了可以“身体健康,寿比南山”的,全都买回家。

而外卖是符合这个时代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规则的–譬如现代人想开车不会自己买零件、组装、喷漆等,直接去4S店买个车就行了,换到餐饮为什么就要自己下厨房亲自来呢?我认为准备食物这种事交给专门的店家来完成,我们只需要在自己本身专业领域不断精深,用赚来的钱点外卖就行了;
用外卖代替厨房的优势如下:
1.省时–现代人成年后最大问题是时间不够,周一到周五忙完了,难得的周六日还得买菜、洗菜、做饭、洗碗,多折腾呀!
互联网上点外卖习惯普及后还需要厨房吗,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这么爱。2.省钱–按照自己买菜做饭至少花1小时,看下自己时薪值不值一份几十元的外卖,肯定是大于的;还有就是厨房没有了能节省炊具以及十几平米的空间,现在房价那个贵呀,同志们!

我笑着对妹妹说:“爷爷奶奶之所以这样,肯定是对现在生活非常满意。所以,想活得更久一点。”

至于担心食品卫生问题,现在外卖平台对商家管理的都比较严格,况且选知名快餐连锁品牌和饭店自营外卖肯定没问题的~
而家庭气氛的活跃也不一定只有一起下厨房这个渠道,博物展、陶艺、公园散步等旅游都可以的

老年人养生,为了长寿。那正值生机勃勃,青春活力的年轻人,为何如此钟情“养生”?

我们是“网上冲浪”成长起来的一代,科技的高速发展和信息爆炸式的冲击,让我们拥有一颗随时接收,随时更新的大脑。比起从小下田务农的上一辈,我们的脑子持续在升级,身体却一直在退化。

生龙活虎的年轻人好像变成了一台台可以24小时工作,不會疲倦、没有感情的机器,坐在椅子上,盯着电脑屏,看着手机屏,持续输出。保持固定坐姿,结束一天工作,成为了我们的日常。而每天,我们做得最多的运动就是眨眼。

据不科学统计,人一分钟眨眼次数超过十次就进入了疲劳期,也就是缺觉。当熬夜加班成为我们的深夜狂欢,当“周六不休息,周日休息不保证”的加班模式大幅推广,我们不得不像个陀螺,时刻保持旋转。

与此同时,“速度”成为了时代关键词,大街小巷身影灵活的外卖小哥和流水线制作食品的商家替代了耗时的家庭手作,一日三餐填饱了密密麻麻的写字楼中饥肠辘辘的胃。所有食物,开盒即食,省去等待。

熬夜、加班、外卖,是我们生活必备的三件套,我们常常调侃自己是“社畜”,喜欢把“丧”奉为人生态度,因为我们的人生时时刻刻都在被时代的巨变和洪流推着被动向前,像是一台台被碾压机追逐的机器,似乎稍有懈怠就会粉身碎骨。

我们,很不开心、很焦虑、很抑郁,已经记不起来快乐的感觉,已经忘记上一次自己放肆大笑是什么时候。明明长成了一个人的模样,却常常觉得自己的生活过得不像人。电影《银翼杀手》中,讨论了“人”与“复制人”的话题,全片贯穿着人与人的价值的思辨,“人”透过“复制人”反思了“生命的定义”和“生命的意义”。

每当在拥挤的早晚高峰地铁里穿梭,看着来来往往如自己一般的上班族,一样的面无表情,一样的行色匆匆。有种错觉,感觉自己的生活被大规模复制了,不幸的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已沦为了被复制的人,渐渐失去了作为一个真正的人的喜怒哀乐。

为了抵抗这种如流水线产品一般生活带来的焦虑和抑郁,朋友开始了她的“养生”:运动健身。作为一个能躺不坐,能坐不站,出门靠打车,在家靠沙发的虚弱女孩,M开始她运动健身的“养生”,是因为某天被诊断出了中度抑郁。抑郁,从她连续几个月浅眠、失眠后一发不可收。

在医生的建议下,M走进了健身房。快大半年没有朋友圈动态的她,前阵子有了新的动态。穿着一身运动套装的她,手里拿着一盒砸了大半的鸡蛋,配文是:“真好,还剩了两颗,明天的早餐有了。”

发现没有,“养生”让人变乐观,让人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相信你的朋友圈也有如M一般的“养生达人”,每日打卡,风雨无阻,满满的正能量。为了配合运动健身,M放弃了外卖为生的日子,开始了“养生”进阶:下厨房。从一开始制作简单的减脂瘦身餐到后来熟悉蒸煮煎炸技艺,她为自己打造了一周七天,一年四季的养生食谱。

以前的她,周末休息就是陷在沙发里,饿了点外卖,累了就睡。自从下了厨房,她的周末成了一首轻快的小调,在菜市场闹腾的吆喝中开始,在煤气嘟嘟小火中走向高潮,在锅碗瓢盆的水声中结束。M说,以前没发现,原来从她家厨房看出去的晚霞那么美。

有一次,她在洗一把不锈钢勺子,落日余晖正好照过来,白色的台板上竟然出现了一道美丽的彩虹。M用手机拍下了这个瞬间,她把这个瞬间形容为“细碎的幸福”。

相比外卖,自己做饭、学习煲汤显得格外耗时。但从走进厨房的那刻开始,时间就好似被安上了一个减速器,突然慢了下来。等水变滚,等肉变熟,等汤变稠,相信我,这一刻你追求的不再是因为无须等待而带来的便利,而是完全沉浸在漫长的等待中迎接的味蕾刺激。

耗时变得并不讨厌,等待成了甜美。

我尝试了一周拒绝外卖、亲自下厨的生活,体验是:我突然明白了金士杰老师《演员实验教室》最后那首《谢饭歌》的意思。

“花椰菜的生长期是65天,胡萝卜的是80天,小西红柿需要90天,黄豆要四个月,芭乐长成树至少一年,一粒米从稻穗长出的时间,一个人做豆腐、做泡菜的时间,做酱油、做醋需要的时间,还有煮一顿饭所花的时间,那吃一段饭只有多少时间,让它来承载无限的感恩,无限的尊重与不可思议。”

在这个“速度为王”的时代,我们都在害怕掉队的惧怕中拼命赶路,好久没有停下来等一锅好汤芳香四溢,好久没有坐下来好好吃一顿不仅为填饱肚子的晚餐。一周时间,我因为下厨房,整个人都松弛了下来。

年轻人爱“养生”,并且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在实践着“养生”这件事,不是因为对英年早逝的恐惧、对生命短暂的害怕,而是想重新做回一个真正的人。

仿佛我们从出生起就站在了一台飞速运行的跑步机上,为了不倒下,只能变快,变得更快,快到忽略我们自己的感受,忽略情绪的极限,忽略体力的极限。

“养生”把我们拉回到一个正常人生活的轨道,告别时代的宿命,感受生而为人的乐趣。这是一个开始,一个慢下来感受生活的开始;也是一次觉醒,一次停下来内观自我的觉醒。

“养生”,可以找回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四季的敬畏。更重要的是,让人明白,生命的价值不在创造的价值,而在感受。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