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衿远赴法国深造四年,回国后已是家破人亡,妈妈躺在病床上靠呼吸机维持心跳,爸爸以此来要挟她去勾、引本市大总裁牧昊天,情势所逼,她不得不答应,于是,在好友艾米的帮助下,她成功地与牧昊天在夜总会“偶遇”,并且按照计划跟他上了床。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陆子衿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牧昊天似笑非笑的捏住陆子衿的下巴道:“在我心目中你似乎不是这样爱哭的人呢。”
陆子衿不服气道:“我们才认识多久。”
牧昊天十分认真的点头称赞道:“是啊我们才认识多久便已经鱼、水之欢了。”
一时间陆子衿的耳根子都红了起来,他说的似乎也没有错,可是听起来怎么就怪怪的呢?牧昊天似乎很喜欢她这害羞的模样,昨日他便知道这个女孩在这种事上根本的毫无经验。却这样大胆的来勾、引自己到了上、床的那一刻才开始害怕,还真是有趣呢。
不到半个小时衣服就已经送到,而牧昊天已经离开。回家的路上打开手机,发现竟有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朋友秦暮生打来的,回过去后,他约她中午一起吃饭,还有朋友介绍给她认识,想到初回国,往后还要为生存打基础,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
陆子衿先回到家里,换了一身红色的紧身衣,用遮瑕笔掩盖裸、露皮肤上的吻、痕,俨然和昨日那个艳丽的女、郎不同。今日的她带着一种成熟的韵味,一身紧身衬托出姣好的身材。
在餐厅中的秦暮生第一眼看到陆子衿就被眼前的景象给吸引住了,他第一次看见陆子衿穿如此艳丽的服装,没想到她穿成这样倒是更加的美艳动人。秦暮生极为绅士的替她拉开座椅,并且已经为她点好餐,全是她喜欢吃的,此时他吩咐服务生可以上餐。
“你回国还习惯吗?我之前没听说你要回国怎么突然想回来了。”
“因为这里有我想见的人。”秦暮生淡笑道,他本来就是那样温润如玉的男子,再加上如此温柔的语气,陆子衿相信没有女人会不为他着迷。
这话勾起了陆子衿的好奇心,想深入追问,突然听到一片骚动声,便随着声音的方向看去,门口站着一位光芒四射的男子,只见他带着王者的霸气走进餐厅。陆子衿没想到是他,吓了一跳,还真是冤家路窄哪里都能遇见他。
秦暮生看到陆子衿有些苍白的脸色,问:“子衿怎么了?不舒服吗?”
陆子衿苦笑一声说自己没事,低下头心里不断祈祷牧昊天看不到自己,可是怕什么来什么。
牧昊天朝着秦暮生打招呼,秦暮生也朝着他招手,牧昊天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当看到陆子衿时眉梢一跳,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陆子衿,她是和秦暮生在一起?看起来还听亲热的样子,真是看不顺眼啊。
“昊天一起坐下吃吧,我再让服务生上点菜。”秦慕生热情招呼着他。
陆子衿没有说话,只是希望牧昊天装作不认识自己,牧昊天一只手搭在陆子衿的肩上,陆子衿浑身僵硬起来冷汗直流。只听他靠近她,暧昧的在陆子衿的耳边轻声说道:“陆姑娘真是好本事,昨晚还在我床、上,现在又在和我的兄弟私会。”
秦暮生没有听见牧昊天对陆子衿说的话,只觉得牧昊天和陆子衿之间的气氛怪怪的,回头发现牧昊天正侧着头贴着陆子衿的耳朵说这话,两人的动作以及牧昊天的表情都极为暧、昧。
心里有些不舒服,牧昊天的风流他是知道的,可是如今子衿和他在一起居然还动手动脚的完全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让他有些不愉快,好歹他们的交情也不是外人可以媲美的。
他忽然对着牧昊天沉声说道,声音有些不悦,和他平时温文尔雅的语气有些不符。“牧昊天子衿是我的朋友,不是你在外面玩弄的女人。”
牧昊天似笑非笑的重复道,“朋友?哦?我竟然不知道我的小女友竟然是我们秦少爷的朋友。”他的声音带着暧、昧。
陆子衿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她无法解释什么,她只想在秦暮生面前挽留颜面,可是牧昊天却一脚将她踢入谷底。
秦慕生一顿:“你昨晚……”
牧昊天显然是不打算留情面:“当然是和宝贝儿在一起。”
陆子衿听到终于受不了,甩开牧昊天的纠缠跑出了餐厅。
回到公司后,牧昊天便让助理给他陆子衿的资料,资料内容很齐全,包括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学校,以及人际关系和从小到大的照片。牧昊天看着陆子衿高中时候照片觉得很眼熟,似乎在那里见过。可是想想他高中的时候他还没回国呢又怎么会见到,他回国后的几天陆子衿就出国了。
他似乎是回味和陆子衿相处的时光,陆朝平的女儿?还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呢,陆朝平和恩爱多年的夫人离婚这一丑闻当年可是很火的,而陆子衿当时在国外。

陆子衿在同事聚会上喝得找不着北,走在路上跌跌撞撞遇到了顶头上司牧昊天,他见她醉的不省人事,只好先带去了自己家里。
第二日,陆子衿猛然睁开眼睛,发现已经早晨,头很痛。她揉揉脑袋,一个鲤鱼打滚坐了起来,眼前有些模糊,这里是哪里?
忽然发现四周不是自己的家里,有些慌张这个房间很大,基本上是灰色的色调在这其中会感觉自己被这个世界吞没了。
脑子里不断地回想,自己昨日的事情,可是怎么也想不出来。
她看到床上有一件新款的衣服,应该是为自己准备的,她下床的时候腿还有些软绵绵的。换了上衣服,她发现这件衣服也是红色的,和自己那时候选的款式有些相同,有些疑惑。
跑出房间,刚打开门便看到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牧昊天,她这才有了点印象,好像昨天自己碰到的是牧昊天。
然后…然后…然后不会是朝着他耍酒疯吧?有没有说不该说的事情?
牧昊天抬起头,饶有兴趣的看着陆子衿,她的头发有些凌乱,脸色有些苍白,穿着自己放在她床边的衣服,正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
他戏谑的目光顿时令她感觉尴尬万分,“怎么?醉酒少女醒了?”一道沉稳的声音传来,性感中带着戏谑,陆子衿看到他脸上妖稚的笑意,又看了看自己,恍然大悟。
连忙跌跌撞撞的跑回房间,冲进洗手间,心跳的急速,她大口呼吸。迅速洗了个澡,整理了一下头发,整个人顿时精神了不少,等她打理完毕缓缓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事,使劲的想就是想不起来。
走出房间,正想问牧昊天昨晚的事情,一眼便望见了客厅中的那口古老的大钟,不停敲着,发誓哒哒哒的声音。上面的时间似乎是……八点半了?
完了,要迟到了! 陆子衿果断觉得不妙了。
陆子衿慌忙的对牧昊天说:“谢谢收留!我上班要迟到了先走了。”她来到门口,打开门就冲了出去,她突然忘记了这是在哪里,这下她只能打的了。
突然发现自己的包包没有带,又跑回去,敲门。门被打开,牧昊天靠着墙,眉梢一挑“嗯?…还有什么事?”
陆子衿红着脸咳了几下声音有些弱弱的说道:“我的包忘记拿了。”
牧昊天帮她拿了包让她带着,陆子衿觉得很不好意思,道了声谢,便快速的离开。一路上心跳不止,都在回想着之前尴尬的场景,咬着唇不停地骂着自己陆子衿你真笨!
一天下来陆子衿都在办公,午饭时间也没去,到晚饭时间才去,她觉得自己要被压榨死了,怎么上一任总监堆积了这么多工作!她要求要涨工资!
又加班到很晚才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家,这几天都没有收到秦暮生的短信,不知道他怎样了,陆子衿又想起那天的事,心中百般纠结。
这个牧昊天真是胆大妄为。
回到家后打开电脑看八卦,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天哪,是牧昊天拉着自己的背影居然还占据了头条。
这些人有够无聊的,明星八卦不登偏偏登牧昊天的,咬牙切齿的看完。
标题是:醉酒少女邂逅牧昊天两人度过夜晚
这是什么跟什么嘛,乱七八糟的东西!下面很多评论,男的吐槽女的嫉妒等等有几万条。
陆子衿嘴角抽搐,幸好只被拍到背影,否则自己岂不是要被口水淹没了。好想找一个地洞将自己埋下去!
看来以后和牧昊天在一起得注意了,不能再喝那么多酒了,喝酒误事还在牧昊天面前出丑。
发现手机里有几条短信,有一条是艾米的,果然被她认出来了。“子衿表现不错啊,这么快就和牧昊天在一起了。”
陆子衿撇撇嘴,在一起?还差的远呢,她多是在他家留宿一夜。
可是若是这样和艾米说的话,艾米肯定要炮轰陆子衿了,留宿在牧昊天家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翌日醒来,她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清醒一点,今天她不用上班,胸口有些闷闷的。镜子前的自己眼圈很浓,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看起来憔悴。她好像生病了,躺在床上没有一丝要入睡的感觉,时不时的发呆。
去冲了个澡,脸色稍微恢复了一些,到了家附近的一家医院挂了号,然后在一边等着。她看到一位医生,十分年轻脸上带着温润如玉的笑容如同春风,十分帅气,而且看起来地位不低。从路人的话语中似乎听出了什么,刚才那个年轻医生,莫非就是那个牧家的二少爷?看起来和牧昊天完全是两个品种啊。
轮到她了,是牧医生看诊,陆子衿从侧面偷偷打量他,他确实长得很像牧昊天,浓黑的眉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唇,可是气质截然不同。
牧昊杰早已习惯这种火辣的目光,在面对陆子衿的审视中完全脸上的表情完全没有变化,“我想陆小姐应该是贫血症,你先去验一下血,然后拿着报告来找我。”
陆子衿愣了愣,然后点点头然后便只身走出门,贫血?怪不得头一直晕乎乎的。
陆子衿苍白着脸走在医院的走廊上,发现秦暮生坐在医院的长椅上,脸色不好她似乎从他的脸上看到了颓废的神情。脸色苍白,靠着长椅目光无神。上前一问,才知道他的爷爷得了肿瘤,好言安慰了一番。
“陆子衿?你怎么在这里?”从陆子衿身后传来牧昊天的声音,声音虽然平静但是陆子衿却听出了一抹怒意。
牧昊天从医院大厅走过来,像是一颗闪亮的星,无论在哪里都吸引所有人的眼球。他是来看秦老将军的,却看到陆子衿和秦暮生坐在一起动作亲密,顿时一股无名火升起;
陆子衿这朝三暮四的女人,自己那天就该把她丢在原地自己回家,让她留宿街头。
“额……我来看病啊。”陆子衿觉得他有些莫名其妙,“看病?看病看到肿瘤区?别告诉我你也长肿瘤了。”牧昊天的脸上带着狠辣的笑意,一步一步靠近她,犹如一只美洲豹慵懒的走向那只无力反抗的猎物。
“我……”陆子衿只觉得百口莫辩,可是又想自己为什么要和牧昊天解释,他以为他是谁。
陆子衿撇了撇嘴和秦暮生告别,就走,秦暮生就连想要挽留的机会也没有。却没有想到她的手一下子被牧昊天抓住,牧昊天以粗鲁的方式将她拽着,到了医院外面才被陆子衿甩开手。
牧昊天站在原地,双眼微眯,带着危险的气息,声音中带着蕴火正在燃烧,“陆子衿,当初是你主动来招惹我的,在我没有玩腻之前,无论是谁都不可以碰你你只能是我牧昊天的玩具。”
陆子衿怒气冲冲的走回家里,被牧昊天扯红的手腕还隐隐作痛,回到房间后将药丢在桌子上一头扎进棉被,可恶的牧昊天竟然这么恶毒的说自己。

就算明知道约自己的人不是曾经深爱的顾筱笙,牧昊天还是鬼使神差地去了。
牧昊天来到一个豪华的酒店,此时并不是用餐时间酒店的人不是很多,他一进酒店便有服务员迎了过来鞠躬问道,“先生需要什么需要的吗?”
牧昊天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找一名叫陆子若的女士。”
只见她微笑的为他指引方向,牧昊天一眼便看到了那个正坐在窗边位子上的红衣女子。
她穿红衣的样子真的与顾筱笙神似,她的表情,神态,都像极了顾筱笙。
牧昊天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昨日在时装秀结束后她曾来找自己,说有重要的事情告诉自己,和陆子衿和顾筱笙都有关系。
牧昊天虽然觉得陆子若这个人不可信,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赴约过来了,见陆子若已经在等他便走了过去坐在她的对面。
陆子若在牧昊天进酒店的一瞬间便看到了他,他高大英俊是所有S市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他确实有那个资本,就在刚才她的目光完全被他的身影吸引。
牧昊天就像是个发光体,能够吸引一切飞虫,而那些飞蛾扑火的飞虫就是她们这些女子。
“你来了。”陆子若喝了一口红酒,勾起唇,她确实很具有吸引人的资本,她妩媚动人,特别是她若有若无的诱惑若是一些没有自制力的人说不定已经口水直流就要扑上去。
“说吧,什么事?”牧昊天冷漠的问道,双眸深邃的看着窗外。
“呵呵,牧总今天来只是为了我说的事,人家还真是有点伤心呢。”陆子若笑着说道。
“我来可不是听你废话的。”他的声音中带着稍许不耐,面无表情的脸上丝毫对她不动心。
陆子若看着他微微皱眉,然后又呵呵笑了两声,从包中拿出一份报告,递给牧昊天,说道,“相信你会想要看的。”
牧昊天接过报告,翻开看着,越看到后面他的眉头皱的越紧,双眸狠狠地盯着陆子若。
陆子若丝毫没有反应,只是淡淡的说道,“顾筱笙,我同母同……额异父的姐姐,毕业与中央美院,她为你而死,你的心里就没有愧疚吗?
为什么我母亲伤心那么久为了生计嫁给陆朝平,他父亲因此而重病,你都没有一丝关心?她是为你而死的,而你却一点都不在乎她,姐姐若是知道她会怎样想。”
牧昊天的脸色有些阴沉,双眸阴鸷,当年顾筱笙明明和自己说她是个孤儿,她没有父母可是如今这份报告在这里,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本对不起顾筱笙,也对不起她的家庭,他却没有任何动作让筱笙的父亲重病在床,而她的母亲为了生计嫁给他人。
牧昊天沙哑着喉咙道,“是我对不起你们,我会补偿你们。”
陆子若露出嘲讽的笑容,摇头道,“补偿?怎么补偿?你能够让姐姐复活吗?你能吗?
姐姐那么爱你,而你却在她死后了无声息,她的墓碑上写的不是牧昊天爱妻顾筱笙之墓,是因为她没有嫁给你?还是你真的那么绝情从未爱过她?”
陆子若越说越激动,就像说真的似的,她见到牧昊天动容的脸色得意的勾唇,她知道这一次她是真的成功了,陆子衿你能得意多久?我陆子若想要的东西拼尽所有手段也要得到!
“我……”牧昊天仿佛丧失了所有的力气,靠着座椅,脑海中已经模糊了的身影又清晰起来,那个明媚清丽的少女朝着自己伸出手。
她身上的红色裙子那样显眼,她本该拥有万千宠爱她本该是在美好的年纪和自己结婚,她本该享受她的成功,而这一切都破碎了。
女子的身影破碎,仿佛是在哭诉,她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痛哭的样子令牧昊天心痛至极,他想伸手安慰她,却被她一手甩开。
陆子若又开口说道,“你想知道陆子衿接近你的理由吗?我告诉你,陆子衿当初勾引你是为了你的钱,她为了你的钱抛弃了和她在一起多年的秦暮生,你说她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也是她一个原本不愁吃穿的千金小姐,突然父母离婚,她觉得她什么都得不到了,一回来便想要套大款,牧昊天你真是不幸被她看中了。”
说着又从包中拿出几张照片放在桌上,一脸得意的看着牧昊天,似乎他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牧昊天被她所说的话拉回了神智,陆子衿当初勾引他确实是他心中的一根刺,因为他不知道她究竟是否是因为爱慕自己而来勾引自己,还是因为别的是不是若是别人她也可以去为了那个目的去勾引别人。
而如今陆子若告诉他的,他又不得不信,她说的句句在理,陆子衿当初勾引自己时他便觉得她是有目的的。先是勾引自己却又不提条件,后来又来到自己的公司,这一切太过巧合令他心中的这根刺越来越大。
他有这个疙瘩却喜欢上陆子衿他觉得自己蠢,可是在陆子若面前他却没有任何表情,依旧是那个云淡风轻的样子,只是他的目光阴鸷出卖了他。
他拿起照片,是陆子衿和秦暮生雨中相拥的照片,照片拍的清晰,两人如同缠绵的情侣,一时间他的表情愈加冰冷起来。
“她想要富裕生活,而你不仅是S市有钱的而且还是风流帅气的,她不找上你找谁?”陆子若再次添油加醋道,眸光掩饰不住的得意。
牧昊天双眸阴鸷脸上一脸冰冷,冷哼道,“你倒是对你这个姐姐很好。”
陆子若一愣立即可怜兮兮的说道,“我只有顾筱笙一个姐姐,我也曾想和陆子衿姐妹相称,可是她容不下我,在众人面前装可怜让我在媒体面前抬不起头。
回家又朝着我妈发脾气,我可是实在受不了了才说的,我总要为自己考虑考虑。”
他就静静地坐着,英俊的脸冷漠而优雅,眸光冷冽,“你要什么?”
“我什么也不要,就只要你补偿姐姐。”
牧昊天冷笑,双眼阴霾,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当我的情人?不可能。”
陆子若没有想到牧昊天会这么尖锐的说话,他一针见血直接否定了自己,“为什么?我哪点比不上陆子衿?”
“就你们两人用的手段,让我厌恶,不过你放心因为你是筱笙的妹妹我不会亏待你,别的不要妄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
牧昊天一口气将那杯红酒喝完,然后用力的放下空酒杯看都不看陆子若一眼便快步离开。
牧昊天知道陆子若告诉自己的话一定有水分在其中,可是却也有真实的在其中,“喂,小瑟帮我查一个人陆子若现在陆氏的财务总监,越详细越好。”
说完便挂了电话,脸上一片阴郁如同正在孕育一场暴风雨,风雨欲来。
他不停的在道路上飙车,方向盘紧握,只是一路上绕着圈子。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